本月初,一部名叫《杀出绝地》的电视剧跃居中央电视台8套的收视率榜首,而根据该电视剧改编的同名小说也随电视剧一起推向市场。近日,北京一名书商向本报反映,《杀出绝地》小说的作者并非目前封面上的贵州省文联党副书记、副主席刘世杰,而是书商委托一名“枪手”捉刀代笔。(3月24日《北京青年报》)

  曾记得在一本书中看到,国外的一些著名画家由于其画能卖出好价钱,在个人精力有限的情况下,为了画出更多的画获取更多的金钱,他们便雇佣一些不知名的画家来替自己做“枪手”。他们在那些不知名的画家画出的作品上,随意的添加一两笔,而后签上自己的大名,该画立即便成为了某某著名画家的大作。画界如此,没想到小说界亦如此,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如果不是“枪手”和书商的揭露,人们可能永远想不到或无法想到,一部长篇小说上所署的作者并不是该书的作者。不仅不是,小说的署名作者便是连一个字也没有去写。看来,“文抄公”们与之相比,实在是小巫见大巫。在道德、良知和读者面前,“文抄公”们不知要“厚道”多少倍了。“文抄公”的东西虽说是东拼西凑而来,毕竟还需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。一个字不写就能成为署名作者,实在是得来全不费功夫,不必花费丝毫的力气。

  可若说不花费丝毫的力气,倒也不全正确。因为花力气是不必,花钱却是必须的。正如画家花钱雇佣他人画画一样,“抢手”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裳,也是源于有人出钱雇佣自己。而书商愿意出版,更是源于有人花钱愿意出版。有钱能使鬼推磨,此话所言不虚。有了钱,小说不但能顺利出版,还可以不动手写一个字,堂而皇之成为小说的作者。

  在金钱和利益面前,似乎什么都变得无足轻重了。什么欺世盗名,什么厚颜无耻等等,统统忘却。相反,无耻和肮脏却在市场化的背后,找到了很好的“市场”。其实书商的“揭露”并不伟大,“揭露”的起因,也只是源于他们之间的“分赃不均”罢了。否则,这起“欺世盗名”之事也将永远不为人知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做出此等“欺世盗名”之事者,竟是一位文联副主席。

  省文联副主席,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头衔了。能拥有这般头衔的人不能说德高望重,起码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。然而,便是这般令人肃然起敬之人,却做出了令人不齿之事。据说,这位文联副主席还是拿着公家的钱去为自己买名誉。花自己的钱给自己买名誉,尚且令人不齿;花公家的钱给自己买名誉,不但令人不齿,还令人气愤了。

  既然愿意花钱买名誉,自然是名誉能够换来好处。要不,谁愿意去做赔钱的买卖名誉买来了,成绩自然也就出来了。一些“著名”的作家,或许便靠着这些见不得光的成绩,获取了今日的地位。作家协会,原来就是养着这样的一批人,而且,还被这样的一批人所领导着。这究竟是作家协会的悲哀,还是作家们的悲哀呢

  作者:夏余才

  :连云港海边大风掀起巨浪

  1月14日,江苏连云港受北方冷空气影响,海上出现7至8级偏北大风,沿海海边出现巨浪,汹涌的海浪与岸边的礁石相撞击,卷起层层雪一样的浪花,海边港湾不时可见大风掀起10米多高的巨浪。